女巫、狗和又一次的诅咒

标题:女巫、狗和又一次的诅咒

分级:G

配对:Sam/Dean兄弟向

摘要:女巫又一次的坏事了。这一次中招的是Dean。

弃权:他们彼此拥有

警告:所有的故事都来源于我对第八季三米的怨念,大概发生在第八季10集到14集之间,试炼还没有开始之前,他们决定和好之后。有些其他时间线的零碎片段,但背景都是第八季。可能稍微有点虐?

 

 

女巫、狗和又一次的诅咒

 

 

“等、等一下,有一部分我没听懂。你撞到狗之后停下了车,为什么?”

他们在密苏里州的林肯泉小镇,Dean和Castiel去寻找天使石碑,而Sam和Meg在外面放风,然后Sam在Meg的好奇心攻势下一股脑地把自己这过去的一年都交代了干净。

“啥?”Sam很明显地愣了一下,“这整个故事,你关心的就是这一点吗?”

“为什么不?”女恶魔耸了耸肩膀,换上一副“快告诉我嘛不然我会好奇心爆炸而死的”表情。“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猎杀怪物、恶魔甚至有时候也杀人,可只是撞到了一条狗就让你惊慌失措、方寸大乱,为什么?”

Sam苦笑了起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是不一样的,Meg,这从来都不一样。”

 

这从来都不一样。Sam没有想过自己在撞了狗之后为什么会恐慌到无法承受的地步,或许那时Dean消失不见,他正处于情绪极端敏感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期”,又或许他只是不想再失去了,不想再让任何一条无辜的生命从他手中流逝。他不想再伤害任何人。

 

或是再做错任何事。

 

***

 

坏事的总是女巫。

 

他们在盐湖城追踪到了一个女巫,那之前已经出现了五个受害者,而当他们闯进女巫的家里时,她发狂似的把旁边能拿到的一切东西都砸在了他们身上。很不幸地,这次中招的又是Dean。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咒语?”Sam盯着女巫的眼睛,“我不想对你动粗,但是告诉我这到底是该死的什么咒语,还有该怎么破解它。”

女巫只是哈哈大笑起来:“谁知道呢?我手边至少有十个咒术袋,慢慢地试吧小猎人,如果你哥哥能等到那一刻的话。”

 

他们最后还是解决了女巫,Dean看上去一切正常,而Sam总是忍不住偷看他两眼。

 

“嘿,别再那么偷偷摸摸地看着我了好吗,我挺好的,说不定那个诅咒已经失效了呢。”

Sam摇摇头,顺便把眉毛也皱了起来:“我不觉得我们会有那么好的运气。我们现在就回旅馆,然后好好地给你检查一下。”

Dean翻了个大白眼:“不,我很好,我们现在应该找个地方吃一顿。”

“Dean,”Sam深吸了一口气,“你听见那个女巫说的了,你可能会有危险,而我需要你诚实地说出来你的感觉好吗?”

 

Dean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

“你想要我诚实一点?告诉你我的感觉?好吧,那可要花不少的时间呢。”

 

接下来他却不再开口。Sam满心的莫名其妙,而Dean只是冷着脸开他的车,沉默尴尬地在Impala上蔓延着,直到他们回到旅馆。

 

Dean摔开门,面无表情地看着Sam走进来。他的兄弟看上去一头雾水,用与他过长双腿不相称的缓慢速度小心翼翼地蹭到床边,然后靠近他的哥哥:“Dean,你想要谈什么?”

 

“那个女孩。Amelia是吧,我记得她的名字。”Dean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嗤笑。“我没有见过她,但是我见过你谈起她的样子。老弟,我就没见过你那么的……开心。这么多年了,从我把你从斯坦福带出来,我就没看见你……只是简单的笑,只是单纯的开心。我应该为你高兴的,可是我他妈就是控制不住地难过。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到现在才明白,什么才是你想要的。”

他停了一会儿,习惯性地捋着下巴。Sam刚用喉咙挤出一个音节就被他打断了。

“什么都别说,只是、只是让我说完。”他悲伤地看了一眼他的弟弟,“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Sammy?一个安全的、安定的生活,有个带篱笆的小院子,有条狗,有个老婆和2.5个孩子,你一直都想要这样的生活是不是?而当你认为我死了,你觉得这是最好的机会,能够摆脱这操蛋的一切,能够头一回真真正正地为自己活着,再也没有累赘的老大哥和他强迫你做的事情,强迫你过的日子?”

“不!”Sam张大了嘴巴,“不……”但是Dean对他挥了挥手,然后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你终于可以,可以不再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责任和……和随便什么,终于可以拥抱正常人的生活方式,终于可以做那些只要我活着你就不能去做的事情?我知道,我知道因为你看上去是那么的、那么的开心。Sam,离开我让你那么高兴吗?”

Sam看上去完全地愣住了,Dean的话就像机关枪的子弹一样倾泻而至,把他彻底的砸蒙了。

他哥哥站在他的对面,脸色苍白,绿玻璃珠似的眼睛里盛满了愤怒和失望,而那眼神就像刀子,把Sam的胃割成了一条一条的。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也流下了眼泪。

“不,你知道我从来都没有……我绝不会……Dean?”Sam感到一股巨大的、钻心的悲伤吞噬过他的身体,那股悲伤席卷过他的大脑,麻木了他的神经,让他无法组织语言再去解释什么。“对不起。我很抱歉,Dean。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我很抱歉我竟然让你失望到这个地步。”

他哥哥只是苦笑了一下。“Sammy,你让我失望的已经够多了。”

这句话又是一记重锤。Sam觉得他的胸口被什么压碎了。

“我很抱歉。”最后他只是这么说。

 

 

“啥?你和Dean又被乱七八糟的诅咒缠上了?”Garth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还是一样的咋咋呼呼,他惊奇地叫道,“你们Winchester真是有种特别特别的……特别之处哎,怎么……”

“呃Garth,”Sam不得不打断了他,“现在恐怕不是感叹的时间,我们还不知道Dean究竟是中了什么诅咒……”

“我懂我懂,”Garth欢乐地回应道,“告诉我那个咒术袋里都有什么?”

 

几十分钟后Sam接到了Garth的回电。

“我想我查到那是个什么样的诅咒了。你有听说过‘Veritas’*吗?”

“真相女神?”Sam挑起了眉毛,“我当然知道,因为这个家伙就是被我和Dean干掉的。怎么?”

“哇哦,不错嘛你们。好吧,这个诅咒使用的就是类似真相女神的能力,只不过正好相反,诅咒需要别人触发,被下咒的人玩真心话大冒险。”Sam听见电话那边的Garth咋了几下舌头,“啧啧,这个诅咒可是有够恶毒的。书上说它只针对相爱的人群,伴侣啊家人啊之类的,被诅咒的家伙会不受控制地把心底里的不满、沮丧、愤怒全都倒出来——只倒在他爱的人头上——然后第二天早上他就会忘记这件事。”

“忘记?”

“对,就像喝多了一样,醒了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那这个诅咒会有什么危害吗?”

“呃……破坏家庭算吗?毕竟,搞上这么一出,家庭感情肯定会被破坏吧。”

Sam沉默了片刻。“我知道了,谢谢你Garth。”

在他刚要挂电话的时候,Garth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等等Sam,Dean还好吗?上一次他中了诅咒,可是想开枪打你来着。”

Sam急促地吸了一口气。“Dean……很好。”

他当然记得那一次,Dean对他的愤怒强烈到想要杀了他。那一次Dean对他说过什么来着?

Cass让我失望,你让我失望,唯一没有让我失望的只有Benny。他比你更像是我的兄弟。

不、不只是Dean,那次他们两个人都很愤怒,但这次不同,这次他的哥哥并不愤怒,他只是很伤心,难过而失望。

而这足以令Sam像吞下一大块冰一样的心底发凉。

 

“他很好。我想我们并没有触发它……那个诅咒。”

 

Sam看向空荡荡的旅馆房间,两小时前Dean和他进行了那次失败的谈话,然后他就一言不发地出去了。大概又是去了某间酒吧,而且在天亮之前都不会回来。

 

他缓慢地、无力地坐在了地上。Sam想,只有一件事是确实无误的,那就是他伤害了Dean,远比他能想象的要深。而这是Sam这辈子所有能做的事情中最不想做的一件。

 

Sam把脸深深地埋进手掌中。他失去了他哥哥的信任,他哥哥宁愿相信一个吸血鬼,一个他们从生下来就学着怎么捕猎的怪物,也不愿意再相信他的兄弟。而这是他罪有应得,因为他的确一次又一次地辜负了Dean。

这件事刺伤Sam的程度胜过了所有。他无法忍受再一次失去Dean的信任,再一次,他的哥哥走在他的身边,却不再给他信任的眼神。

他是不是,只是,从来都没有做对过选择?

 

唯一的好消息是等到Dean回来的时候,他不会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

 

 

第二天天还没亮,旅馆房间的门就被猛烈地敲了起来,Sam打开门,Dean一脸茫然地晃进来,一只手揉着后脑勺。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上一秒我还在那个懂巫术的婊子家里,下一秒就发现自己倒在酒吧门口,醉的像坨屎。”

Sam递给他一杯温开水:“你不是经常这样?”

Dean白了他一眼,小声地咕哝道:“滚蛋。”

Sam笑了起来,然后他走进卫生间,用冷水狠狠地洗脸,直到再也看不出任何痕迹。哭泣也好,彻夜未眠也好,都不曾存在过。

他们还是和往常一样。

 

***

 

几天之后Kevin翻译出了恶魔石碑,他们开始试炼。

 

***

 

Meg问Sam:“你那时为什么要停车呢?”

 

***

 

几个月之后,Sam坐在“传记者之家”华丽而舒适的客厅里,小心地把整理好的资料码放整齐。他的精力和体力已经大不如前,他开始着手留下一些什么东西,好让他的兄弟以后能用得上。

 

或许这次他没有办法活着站到终点,但他至少可以完成这件事,他至少可以不再让他的兄弟失望。

 

***

 

Sam几乎是仓惶地逃走的。

 

他在公路上飞驰,速度狂飙到了160迈,而他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他们终于杀死了Dick,但是为什么Dean和Cass也会一起消失?Crowley带走了Kevin,一切都结束了……但是他该怎么办?他现在该怎么做?

 

上一次他哥哥被人从他身边带走,他选择了愤怒和复仇,而后……任谁都看得出那结果有多么糟糕。这一次,他再一次地失去了Dean,而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向谁复仇。

不,他绝不会再那么做了,他不能再让Dean失望,他不能再搞砸什么。或许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又或许他应该远离这一切——

 

“嘿,这里有医生吗?我撞上了一条狗!”

 

 

—END—

 

 

 

 

*真相女神(Veritas),S06E06里出现过,任何人只要说出“想知道真相”一类的话即会触发诅咒,与其交谈的所有人都会不受控地向其倾吐真相,直到受诅咒的人无法承受而自行了断为止。

 

本来是冲着美人温哥去看SPN的,没想到八季看下来,不知不觉却变成了Samgirl。可是第八季的Sam还是狠狠地让我失望了一下,因为喜欢Sam所以更加的不能理解,也更加的生气。然后我想要为他辩解,于是我尝试站在Sam的角度去思考,尝试着更加深入地去理解他,我想到,或许他只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女孩什么的,可供他逃避现实的平淡生活什么的,都是因为他无法面对他失去哥哥这件事?然后我忽然意识到,我对第八季的三米如此不满,不是因为“他没有去找他哥哥→这小子是不是不爱他哥了”(我们都知道这多么的不可能),而是因为他胆怯了,他退缩了,他选择了逃避。他在他哥哥失踪的时候被彻底的吓蒙了,然后他居然逃跑了。我生气的是这个,因为据我所知,Sam Winchester不该是这样的,他不该是个胆小鬼。可是这是不是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Dean对于Sam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他哥哥是他全部的勇气来源,是他的引航者和信仰所在,一旦失去了Dean,Sam或者变得愤怒而偏执,或者变得胆怯而畏缩,他会变得不再完整。所以这也是他们需要彼此的原因吧。



=======================

以上这篇文是我刚刚看完SPN前八季时写下的第一篇SPN同人,包括最后的感想。现在看对于人物和他们的关系还是有很多雾里看花的情况。其实这半年来手痒痒地一直在写,对人物对故事的看法也在不断改变,按照时间顺序整理一下写过的文章,看看自己思维改变的脉络还是挺有意思的事。


评论
热度(13)

© 以汤沃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