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n,你是在看Cas和Sam的斜线文吗?

标题:Dean,你是在看Cas和Sam的斜线文吗?

分级:Gen

角色:Dean,Sam,Castiel

弃权声明:我拥有的只有脑洞

A/N:Sastiel小组是我胡编出来的,如果真的有这个小组存在,我先道个歉

     这里涉及的所有FanFiction都是我瞎编的,没有原型没有影射,文笔瞎眼是因为作者脑残_(:зゝ∠)_ 其实我是故意写瞎眼的(谁信呐)

 

 

 

 

 

Dean从来都知道网上有那么一小撮人总是喜欢YY,从他听说某先知把他们的隐私故事写出来还出了书那天起就知道了。总是有那么一小撮人——好吧或许不止一小撮——喜欢YY他跟他兄弟。把少女的粉红幻想写成故事啥的。(好像还有个学名叫FanFiction?)他和Sam也曾经在穷极无聊的情况下翻过几篇,边看边吐槽来着,直到上次他们被Becky吓了一大跳……好吧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们YY温家兄弟也就算了,Castiel是从哪冒出来的!那套该死的Supernatural不是只出到Dean下地狱就完结了么!那些小姑娘们完全没道理知道Cas的存在啊!

 

“NoNoNoDean,”Charlie轻快地说,“Supernatural可不止那么一点。Edlund后来又写了续集,一直到Sam封印了Lucifer为止……虽然没有实体书,不过全集txt已经po到网上很久了。”

 

好吧。拜生命不息,笔耕不止的先知Chuck所赐(这货居然写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Dean见识到了SPN新CP的大门。DC……Destiel?嗯哼,至少这些小姑娘普遍觉得他比某个废柴天使攻。还算有点品位。有篇文是他和Sam被天使们抓住然后变成了生育的工具,整篇文就是生了怀怀了流流了再怀怀了再生。

 

哦卧槽。Dean差点跳起来砸了电脑。(没有,当然他不会真的砸电脑,拜托那可是Sammy的亲亲小宝贝)他只是迅速地摸进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

 

再次坐到电脑跟前的时候Dean已经平静了很多。他本想就此作罢——说实话这帮小姑娘们脑子里到底塞的是什么啊?换点Aisabeauties神马的振奋一下精神,但这时他看到了什么东西。

 

Sastiel小组?Cas和……Sam?Seriously?

 

Dean以前从来没想过Sam和Cas还能有什么特别的关系。Sam是他的弟弟,Cas是他的朋友,所以Cas是Sam哥哥的朋友,Sam是Cas朋友的弟弟,仅此而已。虽然Sam的确悄悄迷恋过上帝和天使之类的,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说实话,这俩人连单独在一起的时间都少得可怜。Castiel常常和Winchesters呆在一块,是的Winchester还要加上一个“s”。他们也从来没有显露出对对方的特殊态度。至少在Dean所知的范围内。

 

所以Dean几乎是冷笑着点开那个小组主页的。他足够了解他的兄弟,也足够了解那只囧天使。说Dean跟天使有点bromance他倒能相信,但是Sam?哼,Sam绝对不可……

 

Wow. Wow. Wow.

 

【Sam握住Castiel的手,几乎无法掩饰他的激动。他双眼湿润,几乎快要流下眼泪,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纯然的神迹。他感到从天使身上传来的难以言喻的圣洁和纯粹,这使他想要哭泣。事实上他真的快要哭出来了,可是天使却对他微笑着,缓慢地、坚定地把他的手推了下去。

 

“Sam Winchester,很高兴得知你已经不再进行驱魔的练习了。”

 

Sam错愕地愣在原地,天使仍然在微笑,他却再也感觉不到温暖。

 

天使拒绝赐予他温暖。】

 

Dean咂咂嘴。Sam跟Cass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或许是有些尴尬,但绝不是这种琼瑶的戏码好么!那只是尴尬而已,他第一回见到Castiel的时候不是也挺尴尬的吗?

 

这只是尴尬而已!

 

他点了叉叉,然后把目光移向下一个链接。

 

【他躺在隔离室的床上。头顶的风扇盯得久了就像凝视的眼睛,它缓慢地转动着,把光影割裂成小片的碎屑,撒在他的脸上,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个星期,或许已经过了一辈子。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之前和幻觉的抗争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现在他只是躺着,任凭一阵又一阵的痛苦像潮水一样冲刷而来,然后被纯白的平静取代。

 

永恒的平静。他知道这也只是幻觉,因为他不可能得到平静。他没有资格,从他饮下第一口恶魔血那刻起就没有了。他会死,然后下地狱。那时他不害怕,因为他知道他的兄弟会在那里等着他。但现在他仍然会下地狱,却是一个人。永远的一个人。

 

可是他仍然有事要做,他不能在这里停下。他的战争还在继续,他的兄弟还在抗争,他不能,他不能什么也不做地躺在这里。

 

他要结束这一切。

 

否则这些重担都会落到Dean的肩上。】

 

Dean稍微停了一小会儿(别问他停下来干嘛!),然后继续看下去。

 

【Castiel站在隔离室的门外,他显得忧心忡忡,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扇狭窄的气窗。

 

像是犹豫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终于抬起手臂。

 

解开Sam Winchester的束缚几乎没有花费他的力气,他藏在暗处,等待Sam醒来的那一刻。

 

但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正在萌发……自从他被创造出来,他已在世间存在了几千年,而这种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

 

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他开始质疑天堂的命令。】

 

Dean一把扔掉了手里的威士忌酒瓶。他就知道!他就知道Sam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跑出来!他想过可能是天使在背后搞了小动作,却没料到居然是Cas做的。很好,Dean默默地在心里记上一笔,考虑要不要让Cas当一辈子的温家御用采购员来赔罪。或者采购员兼厨师。或者再做点家务神马的。

 

他关上了这篇文章,又打开了一个新的链接。

 

【这不是Sam第一次被送进隔离室,上一次他差点就死在里面,但即使是那次也没有他此刻那么绝望。

 

他们遭遇了饥荒骑士,虽然最终打败了他却也损失惨重。Castiel屈服于对红肉的渴望,Dean以为他的内心只剩下空洞,而Sam再一次嗑起了恶魔血。

 

棒极了。一切都棒极了。

 

世界末日迫在眉睫,撒旦和大天使步步逼近,而他们对此束手无策。

 

上一次他被关进隔离室,虽然痛苦却并不绝望,因为他知道只要杀了Lilith就可以结束一切。

 

真·他妈的·天才。Sam Winchester。

 

他的自负让他失去了哥哥的信任。Dean甚至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在开回Bobby家的一路上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Castiel也同样的沉默,他的荣光正在散失,证据就是他完全无法抑制Jimmy的肉体,屈从于饥荒骑士的诅咒这一事实让他感到很沮丧。

 

这还不是最糟的,因为事情只可能越来越糟。他的荣光总会有散尽的一天,那时他会和普通人类无异。可即使他现在还有天堂之力,想要战胜Lucifer也是难上加难。他们完全没有胜算。

 

他们正在一点点地输掉这场战争。Castiel知道这一点。

 

把Sam送进隔离室并没费什么事。他完全没有抗拒,只是沉默着坐到床上,拿起手铐给自己戴上。不久后隔离室里就传出了他痛苦的呼叫。

 

他在叫着Dean的名字,可Dean只是拿手胡乱地抹着脸,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Castiel看着那扇门,在他的天堂之力还很充盈时,这扇门对他而言完全不是阻碍,他可以透过金属墙板看到里面的一切。可现在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有Sam悲戚的哭喊像是冰锥一样刺进他的胸腔。他感到一阵莫名的疼痛,来自Jimmy胸骨之下的某个地方。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但这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就像每次Jimmy的身体受伤流血时他感到的那样。但现在他的身体并没有受伤流血。

 

不一会儿Dean又出现在他面前,扔给他一串钥匙。

 

“进去看看他。”Dean说着,表情冷硬,语气像是吞了一大块冰。“……等他闹腾得没那么严重的时候。”他又补充了一句。

 

Castiel只是点点头。虽然他不能完全理解温家兄弟之间的问题,但他确实很关心Sam的情况。不仅因为他是Lucifer的皮囊。

 

不知过了多久,隔离室里的尖叫声渐渐平息了下去,Castiel推开门,看到Sam正仰面躺在床上,脸颊因为不断流下的泪水而显得晶亮湿润,他没有在尖叫,只是很小声地啜泣着。

 

他完全没有发觉房间里多了一个人,Castiel慢慢地走过去,俯视着Sam。他的脸颊上沾了几缕头发,天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动了,直到他切实地碰上Sam的脸,把那几缕被泪水(或汗水)黏在一起的头发轻轻地拢到一边。

 

Sam像是被这触碰吓了一跳,他的眼神仍然茫然没有焦距,他的嘴唇动了动,发出的声音因为长时间的喊叫而变得嘶哑。

 

“……Dean?”他很快地眨眨眼,“不……Cas?”

 

Castiel的手指仍停留在Sam的颧骨上方。那里有一片透明的水渍,Cas几乎无法阻止自己的手指顺着那道水渍滑下去的冲动。

 

但是他忍住了,一边为自己的冲动而感到困惑。

 

“Sam。”他说。

 

Sam眨眨眼睛。“已经过去了吗?”他看上去像是想要坐起来,但是被锁住的手脚束缚了他的动作。“不。”他忽然说,“不,你也是假的。”然后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闭上眼不再说话。

 

那一瞬间Castiel真真切切地感到自己的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猛烈地、尖锐地痛了一下。

 

他挥动手指,手铐和脚镣应声而开。他突然很庆幸自己剩下的荣光还足够完成这件事,因为Dean并没有给他手铐的钥匙。

 

“Sam,”他轻声地说道,“我不是假的。”他抓起Sam的手按向自己的衣摆,“这不是你的幻觉。”

 

Sam仍然显得很怀疑,但Cas只是扶着他帮他坐了起来。他犹疑地捏着Castiel的风衣下摆,然后抬头看着他。

 

Castiel试着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所以这已经……过去了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天使忽然觉得有点难过。“还没有。”他马上接着说,“不过已经过了最困难的时段。你会好起来的。”

 

Sam只是垂下了眼睛。或许有一刹那他是微笑了,但那笑容实在消逝得太快,连Castiel都无法确定。所以他伸出了胳膊,笨拙地圈住了他人类朋友的后背,然后更加笨拙地在上面轻轻拍了拍。

 

“你会好起来的。”

 

他怀里的人类只是轻微地战栗着,开始了哭泣。】

 

Dean用力点了右上角的红叉。有一秒钟的时间他几乎就要猛地合上电脑然后夺门而出。但一分钟后他平静下来(在喝了几大口威士忌之后),又打开了先前看的那篇文。这篇文很长,从天启开始一直写到结束。Dean没看过Chuck书里的这一部分,所以也就无从判断他到底泄露了多少机密,但这个粉丝写的小说显然十分的细致入微,就像她曾经亲眼看到他们经历的事情一样。

 

但Dean现在完全没有心情感叹,他只是全神贯注地继续看着。

 

【Castiel感到自己正在被重组。一股强大而神圣的力量笼罩在他的全身,渗透进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这是天父的力量,是他的父赐予他的神迹。

 

几分钟前他刚刚被Lucifer撕成碎片。他的生命如此走到了尽头,几千年的最终,他看到的是Sam Winchester的脸孔。尽管里面是Lucifer的灵魂,但能看到Sam不知怎的还是让Cas觉得很高兴。他们彻底地输了,毫无疑义,但Castiel却并不后悔。他曾为自由而战,他认识了几位可敬的人类战士,现在他可以全身心地拥抱那永恒的宁静。

 

然而此刻他正在复生。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赢了,但那股崭新的、丰盈的神力源源不断地流进他的身体,他感到了希望。

 

等到他双足重新踏上土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黑色的Impala,还有靠在上面,茫然无措的Dean。他的脸上伤痕累累,天使想那大概是Lucifer造成的。

 

Lucifer……Lucifer已经消失了。没有撒旦,也没有大天使。

 

没有Sam。

 

这说明他们的确胜利了。Castiel本应该感到欣慰的,他的人类朋友提出了疯狂的主意,谁也没有期待它真的能奏效,可他做到了,Sam做到了。

 

但不知怎么,当Castiel看向Dean的时候,当他看向Dean的眼睛,那里面只有错愕和麻木,他甚至还来不及体味到悲痛,可天使知道那悲痛就像水滴一样正缓慢地渗进Dean的心里,总有一天会如飓风一般将他吞没,并在余生里如影随形。

 

Castiel明白这一点。而这让他的胸腔隐隐作痛。他诧异地按住胸口,本该是心脏跳动的地方就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他没有流血,却感到了像流血一样的疼痛。

 

他的心在疼痛。过了很久他才意识到这件事。因为他失去了一个朋友,而他的另一个朋友失去了兄弟。

 

因为他爱他的朋友。】

 

Sam在接近傍晚的时候回到了基地,手里抱着一大摞从图书馆借回来的旧报纸和旧书。

 

Dean像一发子弹似的向他冲过去,不由分说地、用力地抱住了他的兄弟。

 

当然这个举动撞掉了Sam怀里所有的东西,他很是吃了一惊,陈年的旧报纸砸向地面,扬起了一片混着旧纸张和油墨味道的灰尘。过了很久他才反应过来,回抱住他的哥哥。“嘿,怎么了?”

 

Dean没有说话,他们沉默地拥抱着,然后Dean推开他,拍拍他的肩膀,愉快地笑了起来。

 

“Sammy,我觉得咱俩需要好好谈谈人生。”

 

================================

 

之后的好几个月,每当Sam和Castiel同时出现,Dean都会变得很焦躁不安,这让其他的两个人都大为不解。

 

“更年期吧?”最后Sam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Castiel点头表示认同。

 

~END~

 


评论(5)
热度(61)

© 以汤沃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