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奶昔奇缘 by janie_tangerine

Sastiel的小短篇翻译,申请授权但未得到作者回复,所以,无授权,非盈利,勿转载。

原文地址: http://janie-tangerine.livejournal.com/315672.html


Title: that's a pretty fucking good milkshake 草莓奶昔奇缘

Pairing: Sam/Castiel

Rating: PG13

Words: 英文3870,中文7238

Spoilers: 513之前

Warnings: 没啥可警告的……除了奇怪的案子?

Summary: 为了狩猎,Sam和Cas假装成了一对儿。涉及草莓奶昔的粉红小故事。

 

 

“……我不确定这是一个好主意,”在Dean跟他讲解方案二时,Sam如是说道。方案一已经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Sam十二万分真挚地觉得这主意糟糕透顶,但他不想太过直言不讳。尤其是在他和Dean的关系分分钟都有可能崩坏的时候。

 

“嗯哼,很抱歉,不过你恐怕没得选择,”Dean回答道。“且不说让我假装成你的男朋友该是多么尴尬,而且要是你还没注意到——”他忽然停下来,咳嗽了好一阵子,然后低声咒骂了一句,摇摇脑袋。“要是你还没注意到的话,外面冷得像冰窖一样,而我怕是无论如何也出不了门了。”

 

Sam没法反驳Dean的话。很显然他们走了天大的狗屎运,因为在他们处理一桩棘手又诡异的案件时,Dean感染上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感冒(Sam担心可能会发展成肺炎,鉴于Dean咳得那样厉害)。这案子需要两个人调查,尽管毫不夸张地说,它需要的调查方式有那么一点点的——或者相当的——尴尬。

 

谁都得承认,一个只以同性恋情侣为食(或者暂且决定只以同性恋情侣为食)的吸血鬼绝对可以跻身诡异案件排行榜的Top 5了。问题在于,他们正身处一个中等规模的小镇,镇上只有一个地方是对同性恋友好开放的,可就在他们听说这里发生了奇怪的案件并得到官方确认之后,赶去那里的三个星期内,已经有十个人遇害了。受害者通常都是情侣,目前还没有哪对幸免于难。当然这是吸血鬼做的,他们已经排除了其他可能会把猎物吸干的怪物。Sam也不知道那家gay吧为什么还在营业,毕竟已经有五对情侣从他家大门走出去就再也没回来过了。不过他的关注点也没放在这儿。

 

所以这个主意就如此这般华丽丽地诞生了,他们要假装搞对象(说老实话,Sam觉得他们都不需要使劲假装什么——在他们登记motel时,一半的前台都会把他和Dean当成一对儿,他们甚至啥都不用做),不过现在Dean咳得像是得了肺结核,一时半会之内他是决计没法出门的。

 

然后Dean想到了一个绝妙的idea,他可以叫Cas来。嘿,他是去不成了,但Sam可以和Cas试一把,对不?

 

Sam绝对没有被这个主意吓趴。只是,即使在Cas冒着生命危险阻止Anna杀死Sam之后他们的关系好了一点……但这跟假装谈恋爱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好么!尤其是他跟Castiel单独相处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的清。而且,Castiel“好朋友一辈子”的名单上赫然就有Dean,在这种情况下他又该怎么假装和Cas谈恋爱?

 

他知道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和Dean都同意,找两个人假扮成情侣可以更容易的诱杀吸血鬼而不用费太多的力气。不过,他仍然对Dean提出了抗议,Dean只是摇着头试图说点什么,然后咳嗽了整整两分钟。

 

“Sam,”当终于止住咳嗽时他说,他的声音嘶哑得简直不像人类,“Cas对啥叫个人空间根本就没有概念,所以你们假装情侣可不要太容易。如果有人觉得你们俩太奇怪,就跟他们说这是你头一回搞对象,让他们闭嘴去吧。”

 

“谁说Cas就一定会同意呢?”

 

“老弟,已经有十个人死了好么,而且最近一次我得到他的消息,他还在Bobby家充电呢。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他说着又咳了起来。“靠。”他沙哑地咕哝了一句,把脑袋砸在了motel的枕头上。

 

“Sam,别那么娘们唧唧的,痛快点说行还是不行。”

 

重点是,Sam知道自己这样确实是有点娘了。正如Dean说的,已经出现了十个受害者,他不该还在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

 

“好吧,不过你来给他打电话。”Sam声明道,希望这样就不会再有更多的人遇害了。

 

“Bitch,”Dean小声抱怨着,翻出他的手机。Sam想,好歹这只是一次日常案件,他不必再想着Lucifer和天启,或其他什么因为他觉得杀了Lilith是个超级赞的主意而引出的一大串糟心事。当他力所能及的时候,他也会解决些普通级别的诡异事件,至少能让他在世界末日的重压下稍微缓一口气。

 

 

--

 

 

Sam不知道Castiel半点异议也没有就答应了这件事,是因为他还处在漫长的恢复周期实在是太无聊,还是他真的很关心那十个遇害者,还是单纯的无法拒绝Dean提出的任何要求。或许是三者都有。不过这都无所谓,事实是Dean刚一给他打电话他就立刻出现在了旅馆房间,而后问他们几时出发。

 

然后Dean告诉他,他不能就穿着那件暴露狂钟爱款的风衣去gay吧(或是去赴一个假装的约会),拜托了借两件我的衣服穿算我他妈的求你了,而当Sam拿出一件他的法兰绒衬衣时,Dean哼了一声说,拜托Sam,你不是有那么多带蕾丝小花边的衬衣吗怎么现在你反倒不用它们了?Dean,专注惹毛别人三十年,哪怕是生病了也不愿错过每一次机会。

 

这就是他和Castiel为什么会以如下状态出现在club门口的原因:Sam穿着他最好的一条黑色牛仔裤和一件刺绣的衬衣(这是他唯一一件有花边的衬衫,谢他哥的祖宗八代),还有他很少穿的一件大衣。Castiel则穿着Dean的破洞牛仔裤,Dean又暗又沉的皮夹克,里面是蓝色的法兰绒衬衣和坏伙伴乐队(译注1)的T恤。

 

Sam肩上还扛了一个背包,只不过包里装的是一把大砍刀和一些木桩。装着死人血的小瓶收在Castiel的夹克内袋里。

 

这一身看上去简直不搭调极了,Sam都不知道Cas把外套脱掉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尽管Castiel长得可以说是相当hot,但穿着这身行头也显得有点蠢兮兮的。

 

“所以,呃,让我们再最后复习一遍?”Sam问道,Castiel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白痴,因为他们已经练了不下四遍。不过他还是照做了。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在你大学的图书馆里工作,然后我们应当离得越近越好。对吗?”

 

“……太对了。好吧,我们上,希望那个家伙就在附近。”

 

他必然在。他每隔四天就要杀一次人,而今天刚好是上次谋杀后的第四天。

 

于是他们走了进去,好吧,这地方比Sam恐惧的要好上一点。里面的气氛相当闲适,有足够的灯光来照路,有可以坐一会儿的小包厢,一些人正在房间中央跳舞,不过背景音乐是警察乐队(译注2)而不是布兰妮,至少这家店还有不错的音乐品味。而且跳的人也并不多,所以他想跳舞也不是必须的。这很好,因为他实在是不擅长这个,而且他也不愿想象如果他跟Cas尝试跳舞的话会发生什么。他对Castiel点点头,叫住了一位服务生。

 

“嗯,这儿还有两个人的空位吗?”他问道,努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囧得要死。服务生看了他和Castiel一眼,然后眨着眼睛叫道哦你的男朋友简直辣爆了当然啦我们后面还留着个超棒的位置呢!Sam点了下脑袋,当他转过身想告诉Cas一声时,Cas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个在酒吧里亲热的男人,就好像他们是相当、相当有趣的科学实验。

 

Sam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拖到了他们的位置上,试图让自己显得别太严厉。

 

“你知道,”他悄声说,“在别人亲热时盯着看不是很礼貌的行为。”

 

“我很抱歉。只是我发现这景象是很有趣的。”Castiel回答道,他的声线甚至……Sam努力不去想事实上Castiel的声音确实是……非常的性感,从各方面而言。尤其是当他正贴着自己的耳朵说话时。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好吧,或许现在正是发现这一点的好时机,但这也改变不了他和Castiel花了超过一年才逐渐变成朋友的事实。他不想让Castiel后悔曾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他,要是他发现Sam此刻的思想并不那么纯洁。

 

他强迫自己收回脱缰野马一般的思绪,把Castiel拖进了雅座。桌子上有两份菜单,然后啊哈,关于Castiel严重缺乏个人空间意识神马的,Dean真是说对了。他在Sam的右边坐下来,在两秒钟之内就跟他挨得紧紧的。而且他还没拿菜单。

 

“老兄,”Sam说,“如果我点单的话,你也该点一份的。”

 

Castiel只是歪了下脑袋,点点头。

 

“请你来选择。出于某种原因我不能为自己点餐。”

 

Sam耸耸肩,既然Dean不在这儿,那也就没人会嘲笑他了,所以他点了一份草莓奶昔。与此同时他也在关注着有没有形迹可疑的人出现。

 

然后他差点倒抽一口凉气,因为Castiel的手掌覆上了他搁在桌子上的手。他向左边转了转身子,但Castiel只是摇着头,靠得更近了,以他刚好能听见的音量低声说道。

 

“如果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将吸血鬼引入陷阱,那么他必须要有理由相信我们正在约会,对吗?”

 

Sam意识到,没错,Castiel百分百是对的。于是他蜷起手指,和Castiel十指交握,很好。Castiel的手比他的小一些,但他修长的手指也比他的更柔软,他的手掌很暖和,稳稳地贴着Sam的。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很棒。但这些全都是假的,Sam连想都不该想。他压根不该想起他有多怀念那段日子,有一个女朋友,带她出去约会,不知道自己体内流着恶魔的血液。

 

好得很,他正和一只天使手牵手。

 

至少Castiel看上去没有不舒服的样子。他的动作仍然有点僵硬,但对和Sam贴得更近还大手拉小手神马的都没什么问题。我去啊,看看这个,再看看他们的衣着打扮,Sam忽然醒悟到Castiel才更像是在他们这桩山寨浪漫关系中处于攻势的那个,不过Sam至死都不会把这个告诉Dean的。这就相当于承认了他的个人行头确实很娘。

 

随便吧。

 

Sam的奶昔上来了,Castiel举起他没有握着Sam的那只手,把服务生拦住了。

 

“我们能再要一根吸管吗?”他顶着张世界第一沉着的面瘫脸问道。

 

服务生顺理成章地看了Castiel一眼,这一眼让Sam想到了某个叫Becky的脑残粉儿。然后他忙不迭地奔到吧台,又给他们拿了一根吸管。

 

我去啊去啊去啊,Castiel就那么接过了吸管然后把它放进奶昔里,就挨着Sam的那根,Sam都快要不能思考了。Castiel吸了一小口,满意地点点头。

 

“味道好极了,”他评价道,接着又把嘴唇吮上了吸管。

 

Sam凑过去也吸了一口,努力不去注意Cas的唇是怎样在吸管上抿成一条曲线的,因为,好吧,去他的,这景象实在是太迷人了。那两瓣嘴唇是深粉色的,此刻因奶昔而变得湿润,看起来不再那么干裂,当Castiel把它们从吸管上移开时,他飞快地舔了下唇,Sam觉得他全身的血液都呼啦啦涌向了下本身某个地方。

 

这让他尴尬得要命,而且很奇怪,因为这并不在计划范围内。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感觉。

 

见鬼的,他正跟主的使者共享一杯草莓奶昔,而且他们还手拉着手,这多半还要归功于Castiel。他得给天使更多的信任。天使看上去一点也没有窘迫不安,或因此而感到困扰。说老实话,Sam倒有点庆幸坐在这里的是Castiel,因为他无法想象他可以跟Dean做同样的事还不会困窘而死,或者Dean不会把这件事当真。

 

这感觉也不是不好。Castiel的手掌依旧柔软而温暖地贴着他的手,Sam不得不承认这种美好的感觉已经好多年都没出现过了,可他现在应该停止胡思乱想然后打起精神关注四周。或许他也不应该再想着自己那点黑历史,那段曾经相信天使还向他们祈祷的小小往事。因为他遇到的唯一一位像样的天使还因为他和他的兄弟背弃了天堂。绝大部分吧。

 

“Sam,你的左边,”Castiel忽然说,Sam转过身,看到一个人正直直向他们走来。实际上,他正同时瞄着他们和他们邻桌的一对,像是正在考虑该跟哪对玩儿3P。他舔着嘴唇左顾右盼,看上去饥渴极了。

 

如果他就是那只吸血鬼——目前看起来很有可能——他要是选了另外那一对情侣,要除掉这家伙也不是很困难,他们可以尾随,但要是他走向他们的桌子,那所有事岂不都要简单得多?如果吸血鬼选了他们那张桌,那他们在对付他时就不用怕殃及无辜群众了。这样很好,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还是别知道自己成为了吸血鬼的目标为妙。

 

“是他吗?”Sam问道,Castiel轻轻哼了一声。

 

“我想是的。他感觉起来不像人类。Sam,现在请你面向我,好吗?”

 

Sam照做了,然后苍天啊大地啊上帝老天爷啊Castiel亲了他。一开始只是嘴唇间浅尝辄止的触碰,啊哈,他注意到Castiel的唇真的很柔软,但是接着他的舌头就伸了进来。Fuck,Dean居然说过什么Castiel对“床笫之事”一窍不通?(是的,他知道妓院的那码子事,再次感谢Dean的祖宗八代。)Castiel吻着他,就像他确实很认真,就像他毫无压力地让自己的舌头与Sam的纠缠在一起,然后舔舐过他的整个口腔。Sam回吻过去,不可抑制地呻吟出声,因为尽管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们只是在做戏,可是这个吻仍然棒呆了。而且……Castiel尝起来十分清爽,就像草莓的味道,这让他想起自己面前的人其实是个天使,而他之前一直都误以为这个天使,Castiel,绝不是能和这种事联系到一起的类型。当他们终于分开,Sam呼吸急促,然后他听见那个疑似吸血鬼的家伙吹了声口哨。

 

“我都不知道该妒忌你们中的哪一个,”他说,淡定又自信十足。“介意我坐下吗?”

 

“一点儿也不,”Sam说,一边更仔细地观察了他们的目标。深色头发,略微有点长,绿色的眼睛,苍白的皮肤,全身都包裹在皮衣里。客观来说还是挺火辣的。

 

“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吗?”Castiel说道,仍旧握着Sam的手,仍旧表现得像是对他周围的环境感到由衷的惬意。

 

“好吧,我还以为你们俩是那种更……排外的类型呢。”

 

这时Sam忽然有了决定,如果他们想把这家伙绑上木桩,然后砍掉他的脑袋的话,他们最好把原定的计划修改一番。

 

“如果只是一次性的……我们可能就不是那种类型的。”他说,努力让语气显得更有诱惑力。

 

“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Castiel补充道,显然陪Sam一块演起了戏。

 

“就是这样。为什么不来点调剂呢?”Sam继续演,Dean要是看到他们现在的样子绝对会笑裂。

 

等到回去跟Dean汇报情况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提这些小细节的。

 

“看起来今晚是我的幸运夜啦。顺便说,我是Robert。”

 

“好名字,”Sam答道。“我叫John,他是James。顺便问一句,你知道有什么地方是我们能去的吗?”

 

“我知道……这附近有个很隐秘的地方。”他一边答着,一边又舔了舔嘴唇。

 

Sam打了个冷战。而Castiel把手移上了Sam的大腿,吓得他差点一蹦三尺高。大部分时候Castiel都是个社交障碍症患者,但此时他却表现得无比正常。

 

“那就带路吧。”他低声说道,又若有似无地摸了Sam一把,站起身。Sam吞了口口水,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们跟着吸血鬼走向外面。Sam瞥了Castiel一眼,后者坚定地对他一颔首,转而盯着他们猎物的后背。这个吸血鬼的猎杀方式是在小巷子里把人吸干,因此Sam没指望他会把他们带到某个motel去。

 

可如果他真的带他们去了,他们找错了对象……那可就要尴尬死了。他不再考虑这种可能性。

 

 

--

 

 

他们没停在某个motel门口。他们停在了一条小胡同里,跟Sam推想的分毫不差。

 

他也推想到了这次大概会是他们狩猎史上最简单的一次工作。

 

过程是这样的:“Robert”(姑且认为这是他的真名吧)打算先把Castiel砸晕(他大概觉得如果Castiel是攻,他这么做就没有问题,Sam是不会怪他的)为了抓住Sam来享用。Castiel假装被打倒,但他仍然还算半个天使,显然没有哪个吸血鬼能轻易地把他敲昏。他双膝跪倒在地,然而顷刻间他就从夹克里掏出了装着死人血的小瓶,用力一甩,正中吸血鬼的面门。

 

完美一击。

 

因此,这回换成了吸血鬼双膝软倒,使劲挠着自己的脸,这时Sam才想起来,对啊,他背包里还有把大砍刀呢,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有生以来,他从没有这么轻易地砍过哪个吸血鬼的脑袋。这家伙几乎完全没有反抗。

 

尽管当他做完这一切时衬衣已经沾满了血迹,但仍然不能改变这次确实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次猎杀吸血鬼行动。

 

 

--

 

 

“老兄,我觉得应该经常带你出来,”当Castiel重新站起来的时候,Sam说道,“狩猎肯定会变得不可思议的简单。”

 

“它们很简单吗?我认为你的哥哥会说太无聊了。”

 

Sam嗤笑一声,没错,Dean的确会这么说。

 

“Yeah,但我会很感激这种无聊的,相信我。”

 

然后他看向自己的衬衫,摇摇头。用多少漂白剂恐怕都洗不掉了。

 

“见鬼,我还挺喜欢这件衬衣的,”Sam叹息道。“好吧,你总得牺牲一点什么——”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Castiel把一根手指放在了衬衣上,它立刻变得光洁如新。

 

“啊,喔。谢谢。”Sam脱口说道,他实在是没指望还能有这项福利。

 

“我也喜欢这件衬衣。”Castiel评价道。

 

Sam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绝对是听差了。

 

“你刚才说什么?”他喃喃地说,努力抑制着希望自己没有听错的期望感。他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但这已经变成另一个复杂的问题了。

 

“毁掉它是很可惜的。”Castiel回答说,忽然他就侵入到Sam的个人空间里了,再一次地。“并且我认为它很合适你。相当合适。”

 

那最后的四个字已经接近耳语。Castiel耸耸肩,把Sam刚才随手扔到一边的砍刀递给了他。刀也被清理干净了。

 

“很好。我们应该返回motel了。”他说,不过看起来他并不怎么愿意。

 

Sam的回答则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怎么,你还有其他更好的主意吗?”

 

Castiel抬起头凝视着他。是真的凝视,货真价实“我看透你的灵魂了”的那种。Sam忽然对Dean生出一股敬意。这家伙是怎么跟Castiel大眼瞪小眼超过十秒钟的?他只坚持了五秒就败下阵了。

 

Castiel愈发深入地侵占进Sam的个人空间,他们之间只剩下了几英尺,要命,明明天使的身高比他低,但此刻Sam只觉得自己格外,格外的矮小。

 

“可以说,我之所以同意与你一道完成这件事,其原因并不是完全无私的。”他说,而且见鬼,他的语气完全不是推测。Sam不确定他能应付这个。

 

“这意味着……内心里,你其实不是假装的?”他低声说道,声音几乎没人能听见。

 

“我关心你,这个事实如此难以理解吗?”Castiel反问道,老天啊,Sam想,他真的搞明白我问的是什么了没?

 

没错,他的人生怪异到了极点。他正在努力阻止天启,他体内的恶魔血让他变成了半个怪物,撒旦想把他当人肉西装,在处理这堆破事儿的间隙他以捕猎吸血鬼为生。而且半数的旅馆前台都以为他跟他哥哥是一对。

 

可是仍然,在一条肮脏的小巷子里亲吻一个天使,脚边还躺着具无头尸体,这也的确太奇怪了。

 

但是Castiel的嘴唇依旧柔软,他的口腔依旧湿润而温暖,他的味道尝起来依然像是草莓。他的手那么轻地抚着Sam的脸,如果这就是被天使关心的感觉,Sam想着,这真的值得花上几年的时间来等待。

 

当他们分开时,Sam缓慢地深呼吸了好几次,但是去他的,看着Castiel的唇,他只想俯下身去再次亲吻它。一次又一次。

 

“你知道,”好一会儿Sam才找回了语言功能,勉力使自己的声线保持平稳。“刚才那地方挺不错。我们也不必现在就回motel。Dean肯定吃了感冒药正睡得死死的呢。”

 

“你是在建议我们回到酒吧里吗?”

 

“嗯,是吧,重点在于……”

 

“很好,我同意。”

 

Castiel说着就离开了巷子。Sam目瞪口呆地在原地愣了一秒钟,然后决定跟上去。因为,要是有什么好事正巧来到你的身边,你为什么又要拒绝呢?

 

 

--

 

 

“共享奶昔是迄今为止最迷人的事情。”当Dean问到事情解决得怎样时(在快要把他的肺咳出来之后),Castiel评价说。

 

“你们干了啥?”Dean几乎是尖叫了一声,他脸上的表情像是拿不准该咳嗽还是该大笑还是两样都做。“拜托,告诉我至少那杯奶昔是咖啡味儿的。”

 

“不,那是草莓味的。你兄弟选的它,如果这是……”

 

“哦老天,我当时怎么就不在场?”Dean问着,几乎快要化成一团了——一半是因为笑的,一半是因为咳嗽。

 

没错,Sam本打算让把那些尴尬的小细节都暗搓搓藏好,不让Dean知道的。计划进展得多么成功啊。

 

“你知道吗,”花了好半天工夫Dean才能重新开口说话,“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要去,还要把你们都拍下来。哪怕是感冒也阻止不了我。”

 

“Jerk。”Sam回敬道,但他接着他看向Castiel,对他微微地点点头,Castiel也给了他同样的回复。

 

没错,他仍然不能确定他们发展到了哪一步,但如果Castiel想再要一杯奶昔,这回不再用捕猎什么的当借口,他绝不会说不的。他很确定Castiel也知道这一点。有些话不必大声说出来。

 

End.

 

译注1.坏伙伴乐队:(Bad Company)“坏伙伴”乐队成立于1973年末,由四名来自英国正规乐队的乐手组成,乐曲主要是重摇滚风格,推出过《坏伙伴》等唱片。

译注2. 警察乐队:(The Police),1977年在英国伦敦成立的三人摇滚乐队,七十年代风靡英国、欧洲的乐队之一。由主唱史汀、鼓手科普兰和吉他手萨默斯组成,曾六次获格莱美奖。到现在他们的主唱斯丁仍然是格莱美的常客。


评论
热度(38)

© 以汤沃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