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版SPN

很崩坏很雷,作者也不知道这是啥……


众人正说着,只见打门外走进两位青年,为首的那个一袭黑衣,身姿英挺,五官端方,眉如墨刻,目若碧潭,口角含笑,神采风流,一派飞扬气度。再看他身后那位,可不得了,此人身长足有八尺,立在人群中有如旗杆子一般,观其面相却是少年郎的模样,细眉柔目,神态温文,未曾开口先露三分笑意,面上挂起两个酒窝儿。二人均是蜂腰猿背,身量高挑,风度不俗,这小镇虽人龙混杂,如此这般出挑儿的青年却是不多见。众人不免心下赞叹,但细观其衣着佩戴,却极为朴素,且一身的风尘仆仆,身背长剑,不似有钱人家的公子,倒像是行走江湖惯了的。

 

这两人走进店来,却是不言不语,兀自捡了个靠门边的位子坐了,刚才那人便继续说道:“先不提这世上真有邪祟妖人,就说近日江湖上风传的温家双煞吧——”

 

便有人问了:“何谓温家双煞?”

 

那人顿了一顿,不紧不慢地抿一口酒,才道:“说起此二人,那可就说来话长了。传闻温家世代以抓鬼为生,温氏兄弟继承家业,练了一手的降妖伏魔之术,本是积德行善的好事,可这兄弟俩生性凶残,自恃道法高强,莫说江湖各大门派,便是朝廷也入不得他们的眼,一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不知造了多少杀孽。中原地带的几桩大案,段家庄、冷水寨、连云堡,西域的祁门一氏,岭东刘家,岭南张家……据传都是他们所为。”

 

众人皆是倒抽一口凉气。有人问道:“他们杀了这么多人,难道朝廷就不管管吗?”

 

那人一拍大腿:“可不是!六扇门四大高手追着他们的屁股查了好几年,可这两人狡猾至极,每每眼看就要捉住,又生生被他们逃了开去。故而至今仍在逍遥法外。”

 

酒馆里咂嘴叹息之声四起,却听得有一人朗声问道:“温家双煞这般作恶,你可知他们长得什么样子,万一来日遇上了,我们也好躲着走啊。”声音清越浑厚,却是方才那个黑衣青年。

 

那人便压低了语气,极神秘地说道:“这位少侠便是问到点子上了。温家双煞凶残到何种地步,凡是见过他们的人都没有几个能活命的,谁晓得他们长什么样?据传说,有人曾于暗处偷偷窥见,这兄弟俩面容极恶,状似夜叉,目如铜铃,口赛血盆,一条胳膊足有我的大腿粗,一双大脚走过之处,连土地都要陷进去三尺。”

 

黑衣青年面露惊恐之色:“这般骇人?”

 

“更骇人的是他们胯下的坐骑,这样的魔人,世间一般的坐骑自是看不上眼,传说这二人骑得是两条黑龙,正经儿从东海里抓上来的……”

 

那人说的正兴起,两人中的高个青年忽而噗嗤一笑,声音响亮,将他的话打断了。那人便有些生气,道:“这位少侠又是何意?”

 

高个青年莞尔道:“莫怪,莫怪,我对大哥所言并无不敬之意,只是听温家兄弟这样怕人,心下胆颤罢了。”

 

黑衣青年也道:“正是正是,听大哥今日一言,我等真是大开眼界。”二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只见黑衣青年神色忽而一转,先前懒散的笑意一瞬即逝,目光一沉,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迫人起来。他冷声而问:“只是不知大哥‘据传’‘听闻’之事,又是领了谁的授意,听了谁的吩咐,让你四处散播的?”

 

话音未落,只见得他身形暴起,刹那间便冲到了那人的面前,提了他的领子,嘶声问道:“是不是一个姓贾的混蛋?”

 

他动作太快,众人只看见一道黑影从头顶越过。那人被吓破了胆子,两股战战道:“我……我也不知道他的姓名……”他还未能说完,眼前忽然又多了一个人,正是高个青年。他的神色相对温和些,只听他对黑衣青年说道:“他不会告诉旁人自己的姓名,你问了也没用。”又转而对那人说:“你莫要害怕,我们不会伤你,只想让你把那人的形状外貌描述一二。”

 

那人勉强道:“教我说这些的人,身量不高,油头粉面,贼眉鼠眼的,我便早该看出他不是好人!大侠饶命啊,我真是一时被银子迷了心窍,大侠饶命……”

 

高个青年道:“果真是他。”黑衣青年略一撇嘴,将已经吓瘫的那人扔在地上,说道:“除了那个狗娘养的混蛋,谁还这么有兴致,满世界的编排我们?”

 

有人战兢兢问道:“二位大侠又是何人?”

 

黑衣青年微微一笑:“要问我们是什么人,你们刚才不是都听到了吗?目若铜铃,口赛血盆,区区不才正是温笛安,这位是舍弟,温三。”

 

言罢,他冲着众人夸张地一作揖,拉起高个青年走了出去。

 

众人一惊,有机灵的当即跑出去看,目光所及之处只留下马匹跑过的烟尘,哪里还有青年的影子?

 

***

 

“在下只有一事不明,还望温兄指教。”

温笛安笑道:“兄台请讲。”

“温兄名讳迪安,令弟名叫温三,你二人的名字画风状似不太一致?在下很好奇,温兄出生后到令弟出生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温氏兄弟对望一眼,面上带了几分凄然之色。

“这便是个so sad的故事了。”


评论(3)
热度(14)

© 以汤沃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