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日的某五分钟

2013年12月3日的某五分钟

配对:Sam/Castiel
分级:G
摘要:909中,当Dean去吧台点单时,Sam和Cas进行了五分钟的谈话。
A/N:被909虐得快要碎掉了_(:зゝ∠)_但有一点让我特别介意,在这一集里,每当Sam和Cas单独在一块儿时Dean总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虽然知道他是害怕这俩人话说多了会穿帮,但还是总给我一种“哦卧槽亲手养大的孩子就要被拐跑了这可怎么成决不能让你们独处!”这样暗搓搓的家长感……所以就有了这个脑洞。注意,有涉及909的剧透。



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人类生活之后,Castiel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挺喜欢这个新身份的。

 

尽管经历了漫长的适应期,他需要忍受各种陌生而古怪的感受,饥饿,干渴,困倦和各式各样的生理反应(再一次地让他意识到人类是多么精妙而复杂的造物),可一旦他逐渐习惯了这个身体和他的人类身份,他发现以人类的方式生活也并不是那么困难。而当他越来越得心应手,越来越好地融入了人类社会,那种新鲜感洗刷着他,让他时刻有探秘的冲动,有时他甚至都记不起来那曾经伴随他千万年的翅膀摸起来是什么感觉了。

 

这个事实——老实说——让Castiel感到有点欣慰。如果他可以适应人类身份,那么他的兄弟姊妹也并非毫无希望。虽然某一部分的他认为让天使拥有自由意志始终都是痴心妄想,但他还是不愿放弃。如果他从Winchester们那里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有时有点过分的)执着。

 

可是当务之急是阻止他的兄弟姊妹们自相残杀。所以当他听说怀俄明的卡里布发生疑似天使屠杀的事件后,立刻就钻进长途汽车赶了过去。

 

他还保留着上一次Dean替他伪造的FBI探员证件,在调查前要学会伪装,这是第二件他从Winchester那学到的东西。

 

出乎他意料的是,温家兄弟也赶到了案发现场,自从上次Dean委婉地请他离开传记者之家后,他还没有与温家两兄弟同时见过面。(尤其是没有见过Sam。)前天使很高兴,因为他们已经很久——从封印Lucifer之后?——都没有三个人一起行动了。

 

如果他足够敏感(还保留着天使时期的敏锐洞察力),他会发现Dean似乎对此局面并不乐见。而且他也会发现,尽管Sam看上去也很开心,但他偶尔表露出的心事重重和对不准焦距的目光,都说明了他目前的状况不怎么好。

 

但Cas仍然沉浸在与Winchester再度共事的兴奋感中,况且,Winchester们总是不开心。Dean习惯于抛下一个白眼然后低声咕哝一句脏话,而Sam习惯于苦笑,苦笑,再苦笑。他们经历得足够多,多到没办法像普通人那样无忧无虑。人类精神的忍耐度是有限的,前天使从自己的切身经历中体会到了这一点。老实说,以Winchester们的遭遇来看,他们现在还能坚持在抗争的第一线,本身就是人类中的奇迹了。

 

他们推断这可能是Bartholomew的小分队所为,但仍不能确定。Dean眼神飘忽,当Castiel和Sam对话时会很明显地紧张起来,Sam很关心Cas的近况,可每次没等他问出什么,话题都会被Dean支到另一个方向。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下午,于是当夜间来临,他们坐进当地的酒吧,Sam再度开口问及Castiel独自在外生活的那段时间,而Dean忽然大声打断他让他去点单时,Sam爆发了。

 

“为什么不是你去?”他问。

 

“因为我们在这儿坐了快五分钟可这地方人太他妈的多服务员完全忙不过来,所以你得去吧台点。”

 

Sam深吸了一口气:“我问的是,为什么不是你去?”

 

“因为……吧台那有个妞儿已经盯着你看半天了?”

 

“哈,”Sam短暂地笑了一下,这是他初步恼火的标志。“我没看错的话,她盯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Dean飞速地瞟了一眼吧台,又飞速地舔了舔嘴唇。Castiel想,奇怪,这是不是Dean撒谎时的小动作?

 

“不。她看的就是你。”Dean简短地说。

 

Sam皱起了眉,发火的第二阶段标志。

“Dean。”他警告地说,“要么你去,要么我们换一家。”

 

而后Winchester们就陷入了僵持。Dean迟迟不愿挪动他的屁股,这在Sam看来就是进一步的挑衅,他们同时眯起了眼睛,手撑住桌沿,空气中似乎传来了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声——

 

“呃,Dean?”天使犹疑地说,“我也认为她看的人是你。”

 

Dean翻了个白眼,泄气了。他任命地站起来向吧台走去,一路上不停地回头望望,好像只要他一秒钟没有盯着,那两个人就会突然掏出炸弹把房顶掀了似的。

 

现在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Castiel却突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对着Sam眨眨眼睛,Sam咳嗽了一声:“所以……你的人类生活适应得还不错?”

 

Castiel挑挑眉毛,标准的人类式动作。“我猜答案是肯定的,”他笑着说,“人类这种造物充满了神奇的发展可能,每天光是探索自身和身边的人就是一项颇具挑战性和趣味性的工作,而且……”他指了指吧台上的酒瓶,“啤酒是伟大的发明。”

 

Sam也咧开了嘴角,不知怎的,这让前天使感到了一丝愉悦。

 

“那你呢,Sam?”他想了想这段时间学会的人类交际用语,开口问道,“你看上去比几个月前好多了。很高兴看到你挺过了试炼的副作用,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可Sam却瑟缩了一下,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很沮丧。

“我不知道,Cas,现在我……我不是很能相信我的记忆。”他有点烦躁地捋着头发,一只手无意识地摩挲着桌面,“自从我放弃试炼之后,我就不太对劲,有时我感觉就像丢失了一部分的时间,比如我上一秒还在书房,可下一秒却站在地堡的门外,上一秒还在吃早饭,转眼间天就黑了而Dean已经打开了电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他看向天使:“前一阵我们遇到了一个Vesta,她本来想吃了我的但没有下手,她、她说我的内部一团糟。我知道我很糟糕,一直都是,但……到底是糟糕到什么程度,才会把一个古希腊的女神吓得呆住呢?”

“还有Dean,他总是躲躲闪闪的,我问他时他也只会支吾过去。上一次他这么做,是因为他杀了我的一个朋友。我有感觉,这一次他又隐瞒了什么事,而且是很不好的事。Cas,我……”他顿了一顿,把脸埋进了手掌,很久才叹息着说,“每次都是这样,当我们中的一个遇到生命危险,另一个就会干傻事。Cas,我真的担心他又做了什么愚蠢的交易,我担心会重蹈覆辙,就像上次他为我下地狱,我却开始了天启,这种事无论如何不能再发生了。这就像,就像一个死循环,看不到尽头,而我……说实话,已经累了。我知道Dean也一样。我们好不容易才重新开始互相信任,不能再经历一次四年前的事,那会……杀了他的。”

 

Castiel张了张嘴,没料到自己刚学的人类基本寒暄用语会引来Sam的一番长篇剖白,Sam的手指插进头发里,用劲儿大得都快把头发成缕地扯下来了,他显得忧心忡忡,而且心烦意乱。前天使忽然觉得自己或许还是不了解人类,如果Sam内心里隐藏着这么大的不安,他又是怎么做到和Dean像平时一样地相处呢?

 

他在脑海里迅速搜索着学习到的“当你的朋友对你诉说苦恼时的应对方法”,在否决了“吻住他吻到他说不出话”“抱住他抱得他喘不过气”和“陪他打一架帮助他把多余的荷尔蒙都挥发出来”这几条看起来不太靠谱的,他选择了“也可以跟他开个玩笑,让气氛变得松弛些”。

 

于是他点点头,故意压低了声线(比原先的还要低),向Sam倾过身去,摆出神秘的表情:“是的,我也发现了。”

 

Sam疑惑地看着他,前天使继续说道:“我发现Dean似乎不太乐意让我们单独在一起。根据电视剧里一贯的情节,我觉得他是担心我会把你拐跑。”

 

Sam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而Castiel煞有介事地说:“我看过搞定岳父大人。里面的家长就是这样的,Dean大概是当了太久的哥哥……可怜的老Winchester。”

 

他们有好几秒钟只是面面相觑,直到Castiel有点尴尬地垂下眼睛,Sam才迟疑地、犹豫不决地问道:“Cas……你刚才……是在开玩笑吗?”

 

Castiel的眉毛拧成了结,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干了件错事。“是的……这是个不恰当的玩笑吗?人类的同性之间不该说这样的对话?”

 

“不不不,”Sam连忙摇头,“不是不恰当,只是我没有料到,有生之年还能有看见Castiel开玩笑的一天。”他抿了抿嘴唇,然后噗嗤笑了出来,再然后变成了哈哈大笑,“哈哈哈,Castiel的玩笑,Castiel主动自发开的玩笑?哈哈,我的遗愿清单上也可以划掉一项了。*”

 

他笑得越来越厉害,最后干脆趴到了桌子上,笑得肩膀抖个不停。

 

而Castiel也因此而露出了微笑:“所以这是个不错的笑话?”

 

Sam笑了半天,才直起身来对他摇摇头:“冷爆了。”他停了一会儿,揉着自己笑酸的下巴,“不过很好笑。”而后他又喷笑起来,用力地拍拍前天使的后背:“欢迎正式加入人类俱乐部!”

 

***

Dean提着三瓶啤酒,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来的。然后他看到两个挤成一团的家伙互相捶着肩膀,笑得都快从椅子上滑下去了。

 

这五分钟里发生了什么!Dean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

Sam揉着脑袋,走进了酒吧。又一次,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的这扇门,而他只喝了一瓶啤酒,不可能醉得连自己去了哪都不知道。他的头很疼,就像每次一段记忆消失之后的感觉。

 

这感觉很糟糕,更糟糕的是,当他坐回座位时,Cas已经不在了。

 

“Cas呢?”他问他哥哥,而他哥哥的回答印证了他心中最不好的预感。

 

“他……说他找到了什么新的线索,就先跑了。”

 

Sam只是点点头。他心里有某个地方慌张地跳动起来,胃里一阵发空。但他闭上了嘴巴,再没有什么可说的。

 

***

 

Castiel不知道这是他身为人类的最后几个小时。

 

至少在这2013年12月3日的某五分钟里,Castiel仍然是人类,Sam,或多或少,仍然也是。

 

END

 

*注:见908


评论(10)
热度(19)

© 以汤沃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