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关于Sammy的昵称是怎么来的,以及只有Dean能够这么叫的原因



Sam小时候还是挺可爱的,有时候Dean会这么想。当然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仅限于这孩子识字前(偏偏他还识字识得特别早),大概是两岁到四岁之间,Dean已经上了学,因此他可以很骄傲地在弟弟面前以博学多闻的老大哥形象自居。(这个形象在Sam也进入小学之后就很快地像肥皂泡儿一样消失了。)

 

那时男孩儿们的生活已经开始颠沛不定,在跟着老爸四处为家的日子里,他们唯一的娱乐就是睡前那一点时间。冬天很冷的时候他们会钻进一条被子,暖暖和和地挤在一起,然后在床头暖黄的灯光下,Dean会给Sam讲故事。自然,Dean现在回想一下,那真是难得的轻松时光,可对于小时候的Dean来说,每天睡前的故事时间不吝于他人生最大的考验。他们有几本童话书,但数量实在是少得可怜(比起老爸后备箱里的枪支),而且大多都破破烂烂的。毕竟在没有固定住所的情况下,想要把书保留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而John似乎也并不认为给孩子多准备几本启蒙读物是很有必要的事。

 

偏巧Sam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望是如此旺盛,当Dean打算第七次讲亚瑟王和圆桌武士的故事蒙混过关时,Sam会用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绿色眼睛看着他,那眼神比最严厉的谴责还让Dean坐立不安。所以他只能搜肠刮肚,把从学校里听来的各种故事,从Bobby小山似的书堆里刨出来的各种奇闻怪谈,还有记忆中已经模糊不清的、mommy在他床边哄他入睡的温声呢喃都搅合在一起,再加上自己的想象力,揉吧揉吧揉成一个故事。这段童年经历导致唯一的结果就是让Dean认清了自己绝不是当作家的料(是的他在四岁以前最崇拜的人是海明威呢),因为编出让Sam满意的故事实在是太难了,不管你说什么,他都能用一连串的“为什么?”把你逼到哑口无言。

 

但有时他们也能找到几本适合小孩子看的书,这时Dean就不必再折磨自己可怜巴巴的想象力和逻辑思维,反正不管Sam又问了他啥,只要都推到作者身上去就好了。所以那天当他们钻进被窝,Sam神秘兮兮地递给他一本硬皮包装的书,要他给自己念时,Dean简直要跳起来感谢上帝了。

 

“这是什么?”他很好奇地问。

Sam摇摇头:“Bobby给我的,他说这本书讲的是兄弟的事儿,你能读给我听吗De?”

当然,这可比Sam愁眉苦脸地看着他,问他“可是那只鼹鼠最后是怎么回到家的?这不……逻气啊。”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于是他把书打开,从第一页开始读。这本书的名字叫做《狮心兄弟》,一上来读到兄弟俩死掉的时候,他跟Sam都倒抽了一口气,然而后面一整本书的内容都是讲他们如何在死后世界“南极亚拉”获得新生的。出于某种原因,男孩儿们对这个故事入了迷,它很长,可是Dean一直读一直读,而Sam一直听着,睡觉的时间早就过了,但他们谁都没有提这件事。

 

直到Dean读完了最后一个字,合上那本书时,他发现Sam的脸上有眼泪,而Sam怔怔的望着他。

“你在哭吗?Dean?”

 

Dean在脸上抹了一把,惊讶地发现手指尖是湿的。虽然这个故事很感人,但骗骗Sammy小姑娘的眼泪也就够了,Dean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自己沦为了和他弟弟一样的哭包……至少绝不能在Sam面前承认。

 

“没有,”所以他飞快地闷声回答了,并且在Sam问出更多的问题之前先下手为强,“是你在哭,Sammygirl。”

 

他边说着边轻轻地擦掉小兄弟脸上的泪水,Sam仍然像沉浸在故事里一样神游天外,眉头微微皱起来。过了好半天,他才小声地问:“你觉得,mommy会在南极亚拉吗?”

 

Dean下意识地想说不可能,因为他见过那些黑暗的东西,而天堂从来都不存在,他从四岁起就不相信这个了。但他看到Sam小心翼翼的、期待的眼神,说出口的答案就变成了:“当然。Mommy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妈,她会在南极亚拉的,当你看到有白鸽飞过你的头顶,那就是她来看你啦。”

 

于是Sam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那我想我见过她很多次……不只是在照片上。”

 

“是的……”Dean用力搂了一把他的弟弟,“而且我们会再见到她的,在南极亚拉,在南极里马,我们会永远永远地在一起。”

“就像约拿旦和斯科尔班?”

“就像约拿旦和斯科尔班。”Dean回答着,打了个哈欠。已经太晚了,而他明天早上还有一个小时的特训,然后还要上学。“晚安。”

他关上了灯,把Sam安安稳稳地圈在怀里。Sam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脖子上蹭了一会儿,就在Dean马上要沉入梦乡的时候,他忽然听见Sam很轻很轻的声音:“那你喜欢斯科尔班吗?”

 

Dean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清醒了:“什么?”

“我是说,你喜欢斯科尔班吗?”黑暗里Sam的声音显得闷闷的,“他有病,胆子小,背还不直,而约拿旦那么好,他英俊得像王子,还有金子一样的头发……他为什么会喜欢斯科尔班呢?”

 

对于Dean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因为他是斯科尔班的哥哥啊,他为什么不喜欢斯科尔班?”

 

“那你喜欢这样的斯科尔班吗?”

“嗯……喜欢,”Dean又打了一个哈欠,他的眼皮发沉,而嘴唇越来越粘,他无意识地小声咕哝着,“再说他后来不是变得很勇敢了嘛,就像他哥哥一样。”

 

“嗯,对呀,”Sam很欢快地回应道,“他会变得很勇敢,就像他哥哥那样!”

Dean含混地哼了一声,不晓得他在欢快些什么,也困得不想去管,可Sam还在嘀嘀咕咕,呼出的热气弄得他脖子痒痒的,他伸手呼噜了一把他弟弟的头发,把他抱得更紧了点:“睡觉吧。”

 

Sam又说了一句什么,听起来像是“我也想……”

“你也想什么?”Dean含糊地问。

“我也想那么勇敢。”Sam小声儿地回答。

“你想变得像约拿旦那样?”

 

这回换成Sam沉默不语了。Dean迷迷糊糊地想他大概是睡着了,可是Sam却拱出了他的怀抱,他睁开眼睛,看到他的小兄弟坐了起来,月光打在他的背后,而他的眼睛亮得像星星。

 

“不,我想变得像Dean一样。”

 

Dean突然觉得睡意像小鸟似的扑扇着翅膀飞走了。他嘴角抑制不住地大大咧开,傻笑着,感觉嘴巴里像吃了一整块奶油起司派那么甜。他也一骨碌坐起来:“你觉得我很帅吗?比约拿旦帅?”

 

“嗯!”Sam使劲点着头,“你比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帅!”

“比老爸还帅?”

“比老爸还帅!”

 

“哦也!”Dean几乎要蹦起来了,“Sammy你也会很帅的!我们温彻斯特兄弟可比狮心兄弟帅多了!”

“以后也会有人写一本书,叫做温彻斯特兄弟吗?”

“当然!”

Sam兴奋地张大了嘴巴:“那么,那么,我也可以像斯科尔班那样有两个名字吗?”

“为什么不呢?”Dean想了想,“他可以既叫卡尔,又叫斯科尔班,你也可以既叫Sam,又叫……Sammy!”

Sam的小脸皱了起来:“可我不喜欢Sammy,听起来像小姑娘。不过……”他思考了很长时间,最后,像是做出了什么相当重大的决定那样用力地点点头,对着他的哥哥,很郑重地说:“我可以让你叫我Sammy。不过只有你可以,就像只有约拿旦能管卡尔叫做斯科尔班。”

 

“一言为定?”Dean伸出拳头,而Sam也把右手攥得紧紧的,两个人郑重其事地撞了三下拳。

“一言为定!”

 

后来,相当后来的后来,在他们收拾传记者之家的书柜时,Dean拎出了一本落满尘土的硬皮精装书,他吹掉了上面的灰,惊异地把书展示给他兄弟看:“别告诉我这帮人还有读睡前故事的习惯。”

 

Sam耸了耸肩:“谁知道?”

 

Dean撇撇嘴,随意地把书拿起来翻了翻,忽然嘿嘿地笑了起来。“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我还给你读过这个故事。”

 

“老兄,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我怎么还会记得?”

Dean斜了他一眼:“真的不记得?”

“不。”

“真的不?”

“完、全、不。”

 

可是等到晚上的电视时间,Dean走进Sam的卧室,却发现他的兄弟正捧着那本书坐在床头。他悄没声儿地溜进来,打开了电视。Sam连头也没抬,只是侧过身给他腾了个地方。

 

等到他看完权利的游戏外加一部枪战片,他发觉自己的肩膀变得很沉,Sam的大脑袋枕在上面,已经睡着了。他的书看了一半,敞开着掉到了地上。

 

Dean费了点力气,在完全不移动一侧肩膀的情况下够到了遥控器,把电视关上了。然后他侧过头,轻轻地亲了亲他兄弟乱糟糟的发旋。

 

“晚安,Sammy。”

 

PS:《狮心兄弟》,是瑞典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阿斯特里德·林格伦的童话小说。主角是一对兄弟,哥哥约拿旦和弟弟卡尔。故事开头他们就死掉了,整本书讲述的就是他们在死后世界“南极亚拉”的冒险。

再安利一下狮心兄弟这本书,头回听说它的时候还很小,没有发现JQ的眼睛,后来再重读发现简直基到无法直视!这对兄弟相亲相爱黏黏糊糊的程度不亚于温家兄弟啊简直!约拿旦真是超级棒的哥哥,英俊勇敢,耀眼得像阿波罗,而弟弟卡尔一开始羞怯胆小,但随着和哥哥的冒险,他也逐渐长成了很棒的小伙子。卡尔有一个昵称斯科尔班,是他的哥哥为他取的,也只有他哥哥会这么叫他,我这篇文其实就是想写这个梗……_(:зゝ∠)_

 


评论(3)
热度(23)

© 以汤沃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