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阳光

Blind!Sam,无情节意识流PWP


他们在日光下做爱。

 

往常他们是不会这样做的,裸露在阳光下意味着更多的危险,以及——悖德,这个不见容于日光的词游走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他们疯狂地交媾,但只在夜晚。

 

可现在这一切都不再有意义。对于Sam来说夜晚与白天不再有区别,而他们已经闷在同一个旅馆房间里太久太久。所以当Sam说要做爱,Dean答应了,Sam跌跌撞撞地摸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Dean没有阻止他。

 

他的目光黏在Sam的身上。他的Sam在完成拉窗帘的动作之后就陷入了茫然,他仰着头想要捕捉窗外的光线,他徒然地眨着眼,像株向日葵那样转动脖子想要追逐日光,可他们都知道这毫无作用。Sam转过身,阳光穿透他的轮廓在地板上投下灿烂的阴影,夏日的阳光灼亮得过分,那突然充斥房间的明亮光线晃得Dean睁不开眼,而Sam背着光,毫无所觉。

 

老旧的空调嘎吱作响,艰难地吐出并不凉爽的空气。Sam寻找着他的哥哥,他不知道Dean在房间的哪个角落,有一瞬间他的脸上出现了小时候常有的那种恐惧而委屈的表情,就像幼小的Sammy无声地对他的哥哥控诉衣柜里的魔鬼。接着他小声地吸了一口气,揉搓脸颊,强迫自己冷静,就像他不确定Dean此刻是否还在这里。是否还在他的身边。

 

Dean捉住了他的兄弟。在他用手握住Sam肩膀的一瞬间Sam僵住了,但他很快缓和下来,手臂尝试着抬起,寻找Dean的脸。Dean抓住他的手,帮他找到了目的地。Sam缓慢地摩挲着他的脸,手指有一点儿颤抖,他慢慢地摸过Dean的额头,摸过他的眉骨,他的睫毛,他的嘴唇,他脸颊上的胡茬。他细致地摸着,不放过每一个角落,全神贯注到甚至忘记了呼吸。Dean耐心地等着他,直到Sam收回手掌,他的嘴唇微微抖动了几下,随后他呼气,吸气,然后微笑起来,就像他被巨大的快乐钳住了心脏。他的脸上是纯然的安心与喜悦,他微笑,眨着眼睛,耳垂后还留了一点没洗干净的肥皂沫儿。

 

Dean不知道他这一生中是否还会遇到另一个时间点,会比此刻让他更想要吻Sam。

 

他们在阳光下接吻,灼烫的阳光很快让Dean的额角冒出汗,他将他的兄弟领到床上,用自己的后背挡住大部分的光线。他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前戏,即使无法视物,Sam仍然清楚Dean身上的每一处敏感带。他用他的唇舌、手指取悦着他的哥哥,动作近乎虔诚,他完全地对Dean敞开,没有保留没有秘密。

 

当Dean进入他时,他的喉咙里溢出柔软的咕哝,眼睫毛以奇特的频率眨动着,黑色的睫毛湿润而缠结。他的嘴唇无声地张合,他呢喃着含混不清的词句,他说出Dean的名字,他叫出一连串的DeanDeanDeanDeanDe……他叫着Dean的名字就像那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咒语,他在祈祷,祷词只有一个字那就是Dean,那是他的罪,他最大的罪和他最大的爱。他全部的罪和他全部的爱。

 

他凭借感觉找着Dean的眼睛,然后他贪婪地看过去,那眼神赤裸而坦诚,似乎Sam无法看到实际的物体,却反而因此看到虚空中的某种东西,挡在他视线里的犹疑、焦虑和不确信都消失不见了,留在那双眼睛里的只有满得快要溢出来的——爱。那眼神几乎让Dean感到灼痛,他不明白他兄弟怎么就能在一双眼睛里放进那么多的爱,那么多的爱,即使他的视线空茫无焦,但那其中的爱意仍然沉重而有实质,沉重得让Dean的心脏紧缩,他的心脏不受控地疯狂跳动,他的喉咙发酸,眼眶酸痛,而他能做的全部就是亲吻他兄弟的嘴唇。

 

他一刻不停地啄吻着Sam的唇,而Sam热烈地回应着他,动作狂乱而小心翼翼,他吻着Dean就像吻着世界上最易碎的珠宝,就像吻着他最珍贵的宝贝,他深藏心底的秘密,他所拥有的全部。他的嘴唇冰凉而干燥,迸裂的细小的白色皮肤刮蹭着Dean的嘴唇。那轻柔的疼痛感觉起来就像Sam。有几次他差点吻上Dean的鼻子和他的下巴,Dean温柔而坚定地扳住他的脸,纠正了他的动作。

 

当一次高潮过后Dean从背后再次进入他,从少年时起他们已经用这个体位做了无数次,第一次时Dean凝视着Sam单薄的后背,他苍白消瘦的肩胛骨茫然地冉动,突出的关节几乎要戳破皮肤,似乎下一秒那里就会钻出翅膀。这种无谓的疑心在Dean的心底深深扎根,即使他兄弟的脊背早已不再单薄。他弯下腰亲吻那两片骨头,嘴里尝到Sam汗湿的皮肤的味道。他亲吻Sam的每一节脊椎每一个关节,Sam在他的亲吻下战栗着,吐出愉悦的喘息。

 

在这个下午,Dean背负着阳光,面对着他的兄弟。他的后背因灼热的日光而隐隐作痛,然而他无暇顾及。他背负着阳光,前面是他的兄弟。他们身下的床单被炙烤得发烫,他们的皮肤晒得发红,然而他们只是做爱,在日光下做爱。

 

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平息高潮。当他们的喘息平定下来的时候,Sam忽然抬起手,他的手臂绕过Dean,手掌大大摊开,接住了一缕阳光。


他接住了一缕Dean背负的阳光。


评论(1)
热度(14)

© 以汤沃雪 | Powered by LOFTER